新闻中心 > 正文
最新播报:

逃离匪巢:笨狼捞月亮

2019年10月10日 01:09 来源:逃离匪巢

逃离匪巢-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儿童故事,包括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成语故事,伊索寓言,睡前故事等中外著名童话故事,更多精彩童话故事尽在故事中国。

你、你是谁~?”最后一个字小到几乎听不见。我是不是熟悉这个人呀?假如熟悉的话这样说就太失礼了。但是到底熟悉不熟悉呢?诺兰也弄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样子明明那么熟悉,似乎刚才才见过,可当她试图去回想确定的时候,脑子里却似乎被洗刷过似的一片空白“请问?你是……”诺兰鼓起勇气再次怯生生地发问。男子没有马上回答她。诺兰的视线沿着男子的脸慢慢向下移动,在到达男子的双手时惊奇地停了下来。好漂亮的一双手!手指纤长而线条美丽舒缓,连指甲也仿佛被刻意修饰过一般完美。此刻,那双手正在忙碌地雕刻着一个小小的木偶,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可灵巧的双手却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地不断雕刻着“该说的……”深沉而幽远的声音从男子的嘴里吐了出来。诺兰收回游走的目光,再次担忧地看向男子的脸,而他却已经将全部注重力都转移到手中的雕塑上了“该说的我都和她说好了,其余的我不想谈”男子抬起眼睛,用余光瞪了瞪诺兰“她?”诺兰似乎明白过来,指着自己说,“是说我体内的另一个……”男子点了点头,继续他的雕刻工作“她……”诺兰试探地问,“她是你的朋友吗?”男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手中的雕刻刀却忽然加快了节奏,只见木屑不断地从他指缝中飘落飞下,有些落到地板上,有些变成了在阳光中飞舞的金色灰尘“好厉害呢!”被男子近乎天才的雕刻技巧和仿佛受了上天恩赐般的美丽的双手所吸引,诺兰自动闭上了嘴巴不再发问“好了!”过了许久,男子忽然欣喜地叫了一声,抬起头来,那张似乎从来就不会为任何事动心的嘴角居然浮现出一丝孩子气的微笑,对诺兰说:“给你”他手中的木偶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了诺兰的脚边“给我的?这个是?”诺兰忍不住有些感激地拾起那只木偶,可就在拿到木偶的那一刻,所有感激欢悦的心情就全飞到了冥王星。首先,那只木偶没有脸;其次,那只木偶以身体为中轴被分成了两半,一半雕刻了非常精细的肌肉结构,一半是肠子、肝、心脏什么的内脏解剖;最后,这个制作精细到可以当科教材料、四肢还可以随便运动的木偶背后……居然还雕了“绝对手工”四个字!“呀!”出于少女的本能,诺兰相当没有礼貌地惊叫着又将那个木偶重新抛到一边,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呵”男子缓缓地将视线从诺兰身上移向那个木偶,又从木偶上移回到诺兰的身上,“这个东西……从材质上来说,应该叫木偶,但我更愿意叫它‘傀儡’”诺兰瞥了瞥脚边的木偶,下意识地朝远离它的方向挪动了两三厘米,很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叫‘傀儡’更可怕”的表情。希奇的是……看到诺兰的反应,男子愣了一下后却笑了。不同于那种讥谑的傲慢的笑脸,他的眼睛里闪动的都是孩子气的开心,似乎一个孩子看到了世上最可爱的玩具。他忽然站了起来,慢慢地向诺兰走了过来,那股淡淡的薄荷味道随着他的脚步一分一寸溶解进了诺兰身体周遭的空气里。诺兰的鼻子和身体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呼吸里、近到所有的细胞里都沾染上那股薄荷的味道,而周身的毛孔也因为他的靠近而警觉地闭合了。紧张得连呼吸声都仿若惊雷的空隙里,他已经将一个膝盖静静地放在了床上,被一只手支撑着的高大身体,还有那一头长发感召着地心引力的诱惑,向诺兰压了过来“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这些话居然都已经来不及喊出来,心脏的跳动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喉咙里喷火一样地干燥。为什么,明明那么害怕,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明……明白!”诺兰握紧了手里的玻璃瓶,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于是赶紧凑到已经斜躺在椅子上的男子面前,大声问道,“请……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澈……”男子已经半眯的眼睛里闪过最后一道光线,低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幽远的世界——“澈·玖月”逃离匪巢“是吗?它不咬人吗?”

xiao麦穗说明了需要往哪儿zou。三个人上了摩托车。xiao螺丝坐在前边方向盘那里,小凿子手拿失重仪坐在ta身后,小凿子身后是小麦穗。他把种子口袋紧紧抱在胸前。逃离匪巢卧房忽然传来窗hu与墙面发生撞击的巨响,玛卡心里一个激灵:“不hao了!保护公主!我们kuai回去!”卧房窗户上的窗帘扬得老高,窗框在风里不停地轻撞着墙面。艾米、诺兰、柯利尔、柯斯丁四个正在酣睡的家伙安然无恙地躺在原来的地方,模样和玛卡、玛修li开时并没有什么不同。难道是我多心了吗?玛卡后怕地关好窗户,瞪了弟弟一眼:“不是告诉你,不要离开公主吗?!”“对、对不起……但是……”“但是什么?”“我明明记得插好了窗户呀。”“你确定?!”“我、我现在不敢肯定了。”“算了,别管这些。我们保护好公主,等她回来,才是最重要的。”“是……”弟弟的憨直让玛卡无奈地摇着头,他重新回到艾米公主的床边坐下。忽然,玛卡的视线被一件希奇的东西吸引,艾米公主的脸颊上正粘着一根淡紫色的长发。紫色的头发?这里没有人染发啊?难道是风从外面带进来的吗?玛卡没来得及多想,因为烛光猛地爆裂了一下,这是蜡烛将要熄灭的先兆——公主就快回来了……

逃离匪巢:虱子和跳蚤(德国)

“一百万?!”大骗子高声说。逃离匪巢自昨日以来,压榨城驳船上笼罩着一片空前未有的混乱。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都急于把自己的货物脱手。象住常一样,卖主多,买主就少,因此股票价格大跌。压榨城驳船一片混乱的原因何在呢?原因就是讨厌的小报《压榨城幽默报》讨厌篇幅上刊登的那篇讨厌的小文章。大型植物股票的持有者未曾料到,那家龌龊透顶、分文不值的小报是靠富翁大章鱼的资助出版的,它只刊登对大章鱼有利的东西。毫无疑问,贪婪无厌的大章鱼的触角正在伸向大型植物股票。股票价格大跌以后,股票将立即被大章鱼的触角所攫取,大章鱼将成为这家收入最多的企业的唯一拥有者。奉劝轻信的怪人们:不要惊慌。不肯让利益溜掉的不是别人,恰恰是大章鱼先生。

一切误会消除之后,艾米和玛卡、玛修决定在柯利尔兄弟家暂住下来,然而——“什么?租金一日一结,按铺位收取200元/位,浴缸、走廊半价!!”艾米一边读着“房东”柯斯丁制定的价目表,一边近乎绝望地哀号,旁边的众人除了柯斯丁之外全部都冷汗涔涔。太、太狠了!柯斯丁……果然很有商业头脑!“怎样?要住吗?”柯斯丁云淡风轻地抬了抬眼皮。“猴子军团”提出要住进自己家,无非是为了方便调查有关索·比昂卡之石的事情,而这恰好也是他所关心的,所以他并不打算拒绝。只不过,放着这个大好的赚钱机会不利用就太不像他柯斯丁的作风了,更何况对方还是崇尚享乐的寇西人公主,因此他很快就拿出了专为艾米公主一行人制定的《房屋租赁价目表》。“住……”艾米公主的回答明显底气不足,但为了圣石,她决定豁出去了。“那好……”“等一等——”还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柯斯丁那小子,艾米咬咬牙,向黑心的房东发起了最后的微弱反击,“房租这么贵,你们必须包三餐的说!我要香蕉,最好的香蕉,每餐都要!!”果然是“猴子军团”的思维……柯斯丁和柯利尔相互交换了一个无奈+同情的眼神,然后相当有默契地同时点了点头说:“成交。”寇西人公主正式入住莫克洛斯民宅的“和谐”的第一天——清晨的阳光钻过窗帘的缝隙,缓缓地爬上柯利尔兄弟家软绵绵的大床。“香蕉!”艾米大叫着从床上弹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一道口水的痕迹,模模糊糊地摸出床边的闹钟一看,“呀!都八点半了!早餐时间不会已经过了吧!他们昨天答应早餐提供香蕉的说!”尖叫着完成了记忆回顾工作的艾米终于彻底清醒了,她连忙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之后冲下楼去。才下楼就看见早起的柯利尔、柯斯丁、玛卡、玛修,还有诺兰正围坐在餐桌旁享用着早餐,六人用的餐桌上堆着两整件多乐香蕉和海量的硬币零钱。“哇!你们怎么可以不等我呢?!”艾米一边往嘴里狂塞香蕉,一边瞪着探照灯一样的眼睛问柯利尔:“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硬币,哪来的?”“是买香蕉剩下的,你不知道,我们只能用硬币买东西,我们家的人假如碰到……”“咳!”柯斯丁用一声急促的咳嗽制止了柯利尔的吐糟。他沉思了片刻,决定先探探艾米的口风,“我们从图书馆偷来的书可以交给你们,但作为交换,你们无论在里面发现了什么,都要和我们分享情报……昨晚,我们是这么说定的吧?”艾米双肘撑在餐桌上,一边吃香蕉一边回应柯斯丁:“是啊,不过我已经看过那本书了,里面什么线索都没有。真希奇!”柯斯丁怀疑地看了艾米一眼。艾米立即上下摆动了一下她那被香蕉涨得圆圆的脸:“哦右嫩忍镇坎啦!杜猫鼬啦!布系尼坎!(我有很认真看啦!都没有啦!不信你看!)”柯斯丁将信将疑地接过艾米递过来的书卷,随手翻开一页,小声地读起来:“3月27日到达立米特镇,这里的传说很多,也许能碰到要找的对象……镇上的书店很赞,尤其是机械动力学方面的资料……”书卷里是手写的字迹,虽然页角有些卷边,但并没有泛黄,看来书写成的年代并不太久远。只是里面的内容让人看不懂……不,不能急,再翻翻看。“……船到了达古省境内以后,越开越慢。闲聊的时候,水手提起一种叫做艾草的植物,说是可以调配成抑制睡眠的药物……”“……帮忙修好农田里的水车以后,当地人告诉我,我要继续往北,那边住着一些神秘的家伙……神秘的家伙?难道是我要找的人?”柯斯丁越看越希奇,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看正忙着往嘴里塞香蕉的艾米。逃离匪巢“谁?”玛修应声冲出了院子,却看见空旷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除了……“玛修!”艾米叫了一声。“啊!”玛修回过头,惊诧地叫了出来,偷笑的人居然就躺在他的脚边,他是……从满是灰尘的衣服来分析——是流浪汉!从压住了面孔的棒球帽残破的帽檐来分析——是流浪汉!!!最后从他刚刚毫无顾忌地睡在大马路边、此刻又像烂泥一样依靠着玛修攀爬站立起来的动作来分析——他就是一个满分流浪汉!“什么东西?”玛修又惊又怕,他像甩抹布一样想要把流浪汉从他的手臂上马上甩走。但那家伙却像烂在他身上一样,竟然怎么甩都甩不开。“你是谁?”柯利尔走了过来,有点凶狠地盯着流浪汉。“明眼人都看得出……”流浪汉腾出一只手来把那顶垃圾级棒球帽转了180度,露出一张被长长的刘海遮掉了眼睛鼻子、依旧看不出所以然的脸来,咧嘴一笑,“我就是一个流浪汉嘛!”“流浪汉躲在别人家门口干什么?”柯斯丁瞥了玛修一眼,招呼着柯利尔一起把流浪汉从玛修的手臂上取了下来,放直,但只竖立了1/4秒钟,他就再次幻化为无敌黏性挂钩挂在了院墙上的牛奶箱上。“我要牛奶……我只是想找点吃的。”流浪汉把脸贴到了箱门上,幽怨地说,“为什么每家的箱子都上了锁……”柯斯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上前一步,眼睛里放出冷光,咄咄逼人地看着流浪汉:“你刚才在这,有没有看到什么希奇的事?”“啊?”流浪汉目不转睛地盯着牛奶箱,痴痴地说,“不知道一个女孩被男人扛走算不算希奇的事?”“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柯利尔马上大声追问,但柯斯丁却拉住柯利尔,用非常平静的语调淡淡地问流浪汉:“你都看到了是吧?那个男人扛着女孩到哪去了?”“嗯……”流浪汉晃了晃脑袋,腾出一只手来在空中随便地晃了一下,“大概是这么高的一个男人,一路往……”他又胡乱地一抓,“那边去了!”“……”柯利尔脸上写着“猩猩比画的手语都比你的轻易懂”,他一把把流浪汉从牛奶箱上提了下来,“可恶!你给我清楚地说一遍!”转换了悬挂物体的流浪汉,依旧痴情地望着那个牛奶箱,有气无力地喏喏道:“我没吃东西就血糖低,血糖一低头就昏,记忆也乱乱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啊。”“你……”柯利尔此刻连吃了他的心都有了。“把他放下来,柯利尔!”柯斯丁一边说一边打开牛奶箱取出一瓶牛奶递到流浪汉手里,“他们往哪里去了?”“牛奶……呜……”流浪汉接过牛奶再一次滑行到墙角边,外形扭曲地坐着打开牛奶,连喉咙都没有动一下就整瓶倒进口中。

逃离匪巢:小猴请客

【“】【我】【说】【,】【弟】【兄】【们】【!】【”】【短】【头】【发】【郑】【重】【其】【事】【地】【宣】【布】【说】【。】【“】【值】【此】【全】【不】【知】【抵】【达】【我】【们】【星】【球】【之】【际】【,】【他】【用】【土】【豆】【款】【待】【各】【位】【!】【”】逃离匪巢【“】【没】【有】【啦】【!】【我】【没】【有】【掉】【包】【啦】【!】【你】【可】【别】【怀】【疑】【我】【。】【书】【里】【面】【真】【的】【全】【写】【着】【这】【些】【怪】【怪】【的】【东】【西】【,】【似】【乎】【是】【谁】【在】【找】【什】【么】【人】【。】【”】【找】【人】【?】【找】【什】【么】【人】【?】【这】【和】【索】【·】【比】【昂】【卡】【之】【石】【有】【什】【么】【关】【系】【吗】【?】【柯】【斯】【丁】【脑】【袋】【里】【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我】【要】【仔】【细】【读】【读】【这】【本】【书】【,】【然】【后】【研】【究】【一】【下】【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柯】【斯】【丁】【说】【着】【就】【要】【把】【书】【拿】【走】【,】【但】【几】【乎】【就】【在】【同】【时】【,】【玛】【卡】【抓】【住】【了】【他】【的】【手】【腕】【。】【“】【这】【本】【书】【关】【系】【到】【我】【们】【寇】【西】【族】【的】【命】【运】【,】【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柯】【斯】【丁】【顿】【住】【了】【,】【思】【量】【一】【番】【后】【,】【他】【推】【了】【推】【眼】【镜】【转】【向】【艾】【米】【说】【:】【“】【其】【实】【,】【我】【和】【柯】【利】【尔】【都】【是】【莫】【克】【洛】【斯】【皇】【族】【的】【后】【裔】【,】【而】【诺】【兰】【是】【弗】【兰】【西】【家】【族】【的】【继】【续】【人】【。】【假】【如】【你】【们】【听】【过】【莫】【克】【洛】【斯】【历】【史】【上】【有】【名】【的】【‘】【圣】【石】【之】【约】【’】【就】【该】【知】【道】【,】【我】【们】【两】【家】【的】【人】【都】【受】【到】【了】【索】【·】【比】【昂】【卡】【之】【石】【的】【诅】【咒】【,】【我】【们】【只】【有】【找】【到】【索】【·】【比】【昂】【卡】【之】【石】【才】【能】【解】【除】【诅】【咒】【!】【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石】【头】【在】【你】【们】【那】【,】【但】【它】【却】【失】【去】【了】【魔】【力】【。】【没】【有】【魔】【力】【的】【石】【头】【恐】【怕】【帮】【不】【了】【我】【们】【,】【所】【以】【我】【们】【也】【希】【望】【石】【头】【能】【够】【尽】【快】【复】【原】【。】【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玛】【卡】【对】【精】【明】【的】【柯】【斯】【丁】【仍】【然】【不】【太】【放】【心】【。】【“】【我】【和】【柯】【利】【尔】【一】【碰】【到】【纸】【币】【就】【会】【倒】【霉】【,】【因】【此】【我】【们】【只】【能】【用】【桌】【上】【的】【硬】【币】【买】【东】【西】【。】【还】【有】【诺】【兰】【因】【为】【诅】【咒】【而】【性】【情】【大】【变】【,】【你】【们】【昨】【天】【也】【见】【到】【了】【…】【…】【这】【就】【是】【我】【们】【身】【上】【的】【诅】【咒】【。】【”】【“】【我】【懂】【了】【,】【这】【么】【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喽】【?】【”】【柯】【斯】【丁】【的】【话】【打】【消】【了】【艾】【米】【心】【里】【最】【后】【的】【疑】【虑】【,】【她】【大】【叫】【着】【举】【手】【示】【意】【,】【“】【书】【你】【就】【拿】【去】【看】【,】【我】【们】【可】【以】【结】【成】【同】【盟】【,】【一】【起】【寻】【找】【恢】【复】【圣】【石】【魔】【力】【的】【方】【法】【,】【怎】【么】【样】【?】【”】【结】【成】【同】【盟】【?】【赫】【尔】【墨】【斯】【说】【过】【,】【这】【本】【书】【里】【藏】【着】【“】【解】【除】【诅】【咒】【的】【线】【索】【”】【,】【或】【许】【这】【“】【线】【索】【”】【指】【的】【就】【是】【让】【索】【·】【比】【昂】【卡】【之】【石】【恢】【复】【魔】【力】【的】【方】【法】【吧】【!】【柯】【斯】【丁】【的】【念】【头】【闪】【过】【,】【他】【推】【了】【推】【眼】【镜】【,】【淡】【淡】【地】【说】【:】【“】【那】【好】【吧】【,】【从】【今】【天】【起】【,】【寻】【找】【恢】【复】【魔】【力】【线】【索】【的】【工】【作】【就】【由】【我】【全】【权】【负】【责】【。】【”】【“】【你】【负】【责】【?】【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要】【听】【你】【发】【号】【施】【令】【了】【?】【”】【玛】【卡】【认】【真】【地】【看】【着】【柯】【斯】【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柯】【斯】【丁】【杀】【过】【来】【一】【个】【“】【除】【了】【我】【,】【难】【道】【还】【是】【你】【们】【这】【些】【猴】【子】【”】【的】【眼】【神】【,】【简】【单】【地】【回】【应】【了】【句】【:】【“】【当】【然】【!】【”】【玛】【卡】【立】【即】【抗】【议】【道】【:】【“】【我】【和】【玛】【修】【只】【服】【从】【公】【主】【殿】【下】【的】【命】【令】【…】【…】【只】【有】【公】【主】【殿】【下】【才】【能】【做】【我】【们】【的】【首】【领】【!】【”】【听】【到】【这】【句】【话】【,】【柯】【斯】【丁】【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别】【忘】【了】【,】【要】【不】【是】【我】【们】【,】【你】【们】【还】【在】【图】【书】【馆】【里】【绕】【圈】【呢】【!】【”】【“】【对】【呀】【!】【”】【柯】【利】【尔】【点】【点】【头】【附】【和】【道】【,】【“】【书】【卷】【是】【你】【们】【从】【我】【们】【手】【里】【抢】【过】【去】【的】【!】【!】【在】【图】【书】【馆】【的】【时】【候】【,】【多】【亏】【了】【我】【的】【英】【勇】【…】【…】【”】【玛】【卡】【完】【全】【忽】【视】【掉】【柯】【利】【尔】【自】【我】【沉】【醉】【的】【发】【言】【,】【指】【着】【一】【边】【的】【诺】【兰】【对】【柯】【斯】【丁】【说】【:】【“】【公】【主】【殿】【下】【不】【是】【也】【已】【经】【帮】【助】【了】【诺】【兰】【小】【姐】【作】【为】【答】【谢】【了】【吗】【?】【所】【以】【…】【…】【”】【“】【那】【之】【前】【我】【们】【也】【有】【救】【你】【呀】【!】【”】【柯】【利】【尔】【不】【满】【自】【己】【被】【屏】【蔽】【,】【语】【气】【激】【烈】【地】【加】【入】【了】【战】【局】【。】【“】【我】【?】【”】【玛】【卡】【一】【下】【子】【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但】【艾】【米】【不】【甘】【示】【弱】【地】【跳】【出】【来】【,】【昂】【着】【头】【骄】【傲】【地】【大】【叫】【:】【“】【最】【后】【还】【是】【我】【出】【马】【大】【家】【才】【没】【事】【的】【吧】【!】【”】【“】【说】【得】【轻】【便】【,】【是】【我】【们】【一】【直】【在】【配】【合】【你】【…】【…】【”】【柯】【斯】【丁】【不】【服】【。】【艾】【米】【毫】【不】【理】【会】【:】【“】【随】【你】【怎】【么】【说】【!】【我】【就】【要】【当】【首】【领】【啦】【!】【我】【长】【得】【就】【很】【‘】【首】【领】【’】【的】【说】【…】【…】【”】【…】【…】【房】【间】【里】【顿】【时】【吵】【成】【了】【大】【煮】【锅】【,】【诺】【兰】【试】【着】【劝】【了】【两】【声】【,】【却】【像】【泥】【牛】【入】【海】【一】【样】【马】【上】【就】【被】【沉】【没】【得】【彻】【彻】【底】【底】【。】【“】【哎】【…】【…】【小】【兰】【还】【是】【去】【给】【后】【花】【园】【里】【的】【花】【浇】【点】【水】【吧】【。】【也】【许】【…】【…】【”】【她】【最】【后】【看】【了】【一】【眼】【被】【硝】【烟】【笼】【罩】【的】【众】【人】【,】【“】【也】【许】【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和】【好】【了】【。】【”】【初】【升】【太】【阳】【的】【光】【线】【布】【满】【爱】【意】【地】【覆】【盖】【在】【后】【花】【园】【满】【满】【的】【绿】【色】【植】【物】【上】【,】【让】【诺】【兰】【有】【些】【惊】【奇】【的】【是】【,】【这】【座】【小】【花】【园】【里】【居】【然】【只】【有】【绿】【色】【的】【观】【赏】【植】【物】【,】【没】【有】【一】【株】【花】【。】【“】【果】【然】【是】【男】【孩】【子】【的】【家】【呀】【。】【”】【诺】【兰】【微】【微】【地】【笑】【了】【笑】【,】【拿】【起】【喷】【壶】【开】【始】【给】【植】【物】【们】【喷】【起】【水】【来】【,】【“】【不】【过】【没】【花】【也】【没】【关】【系】【,】【我】【也】【很】【喜】【欢】【你】【们】【呀】【!】【来】【…】【…】【喝】【水】【了】【!】【呵】【呵】【…】【…】【”】【薄】【而】【透】【明】【的】【水】【雾】【在】【花】【园】【里】【弥】【漫】【开】【来】【,】【被】【水】【珠】【反】【射】【的】【金】【色】【阳】【光】【游】【走】【在】【一】【片】【片】【绿】【得】【纯】【净】【的】【叶】【子】【上】【面】【,】【将】【诺】【兰】【温】【柔】【地】【包】【裹】【在】【那】【片】【柔】【和】【光】【线】【的】【中】【心】【,】【也】【将】【花】【园】【带】【到】【了】【另】【一】【个】【宁】【静】【而】【漂】【亮】【的】【世】【界】【。】

逃离匪巢:不肯帮助别人的白头翁

【这】【时】【,】【万】【事】【通】【又】【来】【了】【。】

·小猪采果子

·过春节了

·宫殿老鼠和花园老鼠

·避雨的蜜蜂公主

·蜻蜓报信

·马丁•路德

·甩泪山的传说

·老虎和刺猬

·善事的报应(亚洲)

·小狐狸客店

·少年孙武的传说

·狐狸与乌鸦新传

Copyright @ 2000 - 2019 m.gsz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故事中国

版权所有 新华网

逃离匪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