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鬼故事

鬼压床 | 笔仙 | 宿舍鬼故事 | 黄大仙 | 外国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布娃娃恐怖故事 | 木偶恐怖故事 | 诈尸恐怖故事 | 女厕所故事 | 诅咒 |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最恐怖的鬼故事 | 每夜一个鬼故事 |

荒村怪谈之宝藏

时间:2018-07-14浏览:970次

荒村怪谈之宝藏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一、

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还差一天。

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荒村,住着三个人:孟扩、陶广山和季东。

十八年前,他们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职工。孟扩和陶广山是司机,季东是班组长。在公司,他们三个人来往最密切。那一年,孟扩和陶广山运送一车货物去几千里外的一个城市。因为那批货物价值极高,公司让季东跟着押车。

一天傍晚,他们在一家路边店吃饭。

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十分荒凉。

他们喝了很多酒,陶广山想出了一个发财之道:把车上的货物卖掉,得了钱平分,三个千万富翁就诞生了。

孟扩和季东没有立刻表态,表情都很犹豫。

陶广山又说,就算是不吃不喝干三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富贵险中求,不如赌一把。

他们又喝了两瓶白酒,终于达成了共识:干!

深夜,他们把车开到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把货物卸了下来。孟扩开着车,慢慢地撞翻了路边的水泥护栏,下了车,三个人一起把车推下了悬崖。悬崖下是一条河,河水湍急,深不见底。

他们先把货物藏到路边的树林里,又折返了几十次,把货物搬到了一个远离公路的山洞里,然后用石头封死了洞口。

下一步,要找一个藏身之地。

陶广山对这里比较熟悉,他带着孟扩和季东在深山里走了一天,找到了一个小煤矿。他们成了挖煤工,租住在煤矿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过了不到两年,小煤矿出了事故,塌了,死了几个人。

他们侥幸活了下来。

小煤矿没了,村子里的人陆续搬走了。

他们无处可去,就留了下来。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世界似乎把他们遗忘了,从没有人来过这里。那条运煤的小路早已长满了荒草,消失不见了。

他们种庄稼种蔬菜,养鸡养狗,一切都是自给自足。村子里有一口盐井,还有一个榨油作坊,他们一直在用。虽然与世隔绝,他们的心里时刻没有忘了这个世界,一直期盼着离开的那一天。每隔两个月,他们就去那个山洞看一看。封堵洞口的石头上都长苔藓了,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季东懂一点法律,他说那批货物价值巨大,如果东窗事发,他们得坐十五年牢。等十五年之后,案子过了追诉期,再拿出去卖就没事了。为了保险起见,他建议再多等三年。季东说,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们就等了十八年。

这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喝酒。酒是孟扩酿的地瓜烧,很烈。喝完酒,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离开了村子。

他们要出山了。

山林里没有任何声音,没有鸟啼声,没有虫鸣声,灌木和荒草一动不动,死气沉沉。三个人缓慢地走着,不时回头看两眼,似乎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

背后,是无边的黑暗。

季东举着火把走在前面,孟扩和陶广山并排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小声说着什么。

“你们说什么?”季东突然停下来,回过头问。

孟扩抖了一下。

陶广山说:“我们在说有了钱之后打算干什么。”

“有了钱之后你打算干什么?”

“我还没想好。”

“你呢?”季东看着孟扩问。

孟扩避开他的目光,说:“存起来。”

停了一下,季东缓缓地说:“这些年,我们三个相依为命,离开谁都不行。现在不一样了,外面什么都有,只要有钱,一个人也能过得挺好。”

“什么意思?”陶广山问。

季东冷冷地说:“有些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

“你到底什么意思?”陶广山的语气也变冷了。

“我知道,你们是同乡。”

“那又怎么样?”

“干活的时候,人越多越好;分钱的时候,人越少越好。”

“你想得太多了。”

“是吗?”季东盯着他的眼睛,又说:“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你往背包里塞了两把菜刀,你打算砍谁?”

陶广山不动声色地说:“山里有野兽。”

“这两年你们经常一起出去,干什么了?”

“逮兔子,你也吃了。”

“逮兔子用不着铁锨吧?那东西只能挖坑。”

陶广山突然笑了:“你让我们去挖药材,你忘了?”

“是我想多了。”季东突然笑了笑,“我们三个人,身高体重年龄都差不多,单打独斗没有把握赢对方。可是,如果两个人联手,另一个人必死无疑。”

“你想得太多了。”陶广山淡淡地说。

季东又看了他们几眼,转身继续走。

从三年前开始,陶广山和孟扩就打算杀死季东,甚至连坟都给他修好了,还给他立了一块墓碑。季东说得没错,分钱的人越少越好,陶广山和孟扩也是这么想的。

月亮鬼鬼祟祟地冒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地面上的一切。

夜一点点深了。

季东走在前面,心情很愉快,总想笑,一直憋着。他知道,陶广山和孟扩想杀死他。不过,他一点都不害怕——菜刀虽然厉害,但是比弓弩差远了。陶广山和孟扩出去挖坑的时候,他就在家做弓弩。他喜欢研究冷兵器,做出的弓弩威力极大,能射穿门板,射死一个人易如反掌。

更重要的是,季东知道陶广山和孟扩并不是一条心。陶广山以为孟扩是他的搭档,其实,孟扩和季东是一伙的。

十年前,季东就已经把孟扩拉到了自己这边。陶广山早就被孤立了,他却毫无察觉,还以为自己稳操胜券,这让季东感到十分可笑。

拐了一个弯,季东忽然停了下来。

上一篇:鬼故事-卧室里的声音。

下一篇:超恐怖的灵异故事:最后一次

猜你喜欢

  • 捉笑的小妖精的故事
  • 民间鬼故事:皇宫幽冥案
  • 三国东吴权臣诸葛恪怎么死的?诸葛恪
  • 狄仁杰、包拯上班的大理寺到底是个
  • 萧衍崇佛为何杀高僧?下棋入迷错喊了
  • 梁咏琪望带女儿探访贫困儿童 让她
  • 《法医秦明》热播张若昀实力圈粉
  • 军涯柳
  • 中国上古时期的歌谣是什么样的?上古
  • 辻井美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