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鬼故事

鬼压床 | 笔仙 | 宿舍鬼故事 | 黄大仙 | 外国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布娃娃恐怖故事 | 木偶恐怖故事 | 诈尸恐怖故事 | 女厕所故事 | 诅咒 | 鬼故事大全 |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最恐怖的鬼故事 | 每夜一个鬼故事 |

鬼押阴镖

时间:2018-07-14浏览:823次

鬼押阴镖

(网络图片,与正文无关)

故事中国发布最新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喜欢鬼故事的读者一定不要错过这里,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鬼押阴镖

一棵柳树下,一个身灰色袍子所覆盖的人静静的坐在那里,背对着我,低着头,时不时的点着头,他仿佛打着瞌睡一般的坐在那。

这是到了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前去准备问问那个人。

一路而来,只感觉怪异的很,明明有风,但是那柳条却是根根未动。

终于来到那人的跟前,就这五步远的距离,竟然能使我闻到他身上的恶臭。我见他似乎要睡着了,便准备拍拍他的肩膀。

可是我这手刚一搭在上面,心里立刻翻了个个,以我多年的经验,我心知今天是阴沟里翻船了。

要说这是为什么?他娘个姥姥,我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竟然拿不起来了。

我的另一只手赶忙跟上,抽出刀,准备来个抽刀断水。

可我还没来得及抽出刀,那人已经用胳膊顶住我的刀柄,根本拔不出来。

我爆喝一声“你给我开!”

头上立刻青筋暴漏,使出全身的尽力。

只见那人一巴掌把我推了出去,我的手也被松了开来。

那人直接拍在我的肚子上,打破了我的气门。刀也丢出两尺开外。

我此时不禁颜面扫地,自知技不如人,但看那能把我手吸在身上,已经知道这人是武林绝顶高手。

我便开口试探的问:“敢问阁下,平某不知道是何时结下了这梁子,只是因赶路而问个路而已。为何要难为在下?”

只听那人许久才开了口,干咳了几声用近似铁砂磨盘的声音说:“阁下无需惊慌,我也没有要难为你的意思,只是你既然路过此地,想找你帮个忙。”

“哦?找我帮忙,说笑了吧,以尊驾的内功,只怕武林中也寥寥无几有和尊驾武功相伯仲的。”

“兄台严重了,其实无论多高的武功最终还是断不清家事,不怕您笑话,我就是没处理好这段家事,才想找你帮忙!”

“在下的确是想帮您,可是您总要道个腕儿,这么稀里糊涂的,我也分辨不出是敌是友,怎么帮才好?”

“呵呵,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是谁吗?这个好办,一会我让你知道。不过你先记住我要你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我知道你是开镖局的,这几年无论是黑白两道你都走的顺风顺水,而我只不过是给你一单生意,叫你接一趟镖。而这个镖还不用你亲自去跑,只要按我指定的这个人去,就可以了,那个人右眼上面有条疤痕,在道上也是响当当的名号,所以说很好认。你只需要把这趟镖让他去就行了,自然钱是少不了你的。

说话间,一沓银票丢在我的面前,我拿起一看,着实是不少的银子。我开始看看是不是真的。

“不用看了,这是五千两银票,货真价实。"

我撇了撇嘴说:“我暂且应下你的这桩买卖,话说回来你得让我知道你是谁。”

我慢慢的向他坐的方向走去,他似乎是很平静的坐在那。

靠近了,我和他之间只有一步远。这时候我站住了脚。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抓住我的头发,那是一个布满干涸血丝的脸,披散的头发和凝固的血液粘合在一块。

“哈哈,哈哈哈,你不是想看我是谁吗?这回我让你看个仔细”那怪人狂笑着。

我后悔了,彻底后悔了,此时的身体完全已经僵持在那里了,那个人根本没有脸,是的没有脸,只有一个类似肉球布满血丝的面目。

我惊恐的爬了起来,此时才知道,这是一场噩梦,不过那真实感很难让我忘却。

爬起来的人叫罗平,外号叫霹雳刀罗平,近些年开的镖局,横走于大江南北,道上的人无论是谁都要给他几分薄面,一来此人武功了得,而来就是江湖中声望很高,不拘小节,结交了不少朋友。

罗平爬了起来,见夜色已经是后半夜了,可是这梦作的让自己实在是不舒服,毕竟自己一生还未碰见多么大的挫折。

心平气和的坐了起来喘喘粗气,可是当罗平再次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下面有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

罗平翻开一看脸色立刻变了,不由唏嘘一口凉气。原来枕头下是一包东西,还有一封信,外加五千两银票。

罗平心里立刻翻了个,行走江湖多年,今儿个看来是头一糟。

有句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罗平硬着头皮把信拆开,去读里面的内容。

读完之后,罗平确认,这信的确是梦中那个无面鬼所留。

心中大致提到几点,意思是这笔买卖做完了之后有两万两可手,还有别忘了那个带有疤痕的人,再就是必须让他去做,你可以加派几个你手下的人手。落款一个云字。地点是长白山下的一个地方。

罗平翻来覆去拿着信看了又看,心知这是鬼来找他办事,事已至此不得不信。

话说罗平在未来的几个月生意惨淡,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有不少镖头没有活干,都借由告假回家了。

罗平本是个体面人,这惨淡的日子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自顾自的在一酒馆里喝着酒,他的郁闷整个酒馆的人都看得出,因为常来的罗平,平日里总是谈笑风生,可是今天却冷冷清清,一脸低落。

不多会儿,从门口进来一壮汉,一口宝刀斜跨在腰间,大步流星走进酒馆,一定银子往桌上一拍。

“小二,给我上坛子好久,二斤牛肉!”

只瞧见那壮汉身材魁梧,双眼放着金光,罗平看去,知道这是个练家子,还是个高手。

但是仔细一瞧,罗平一拍大腿,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吗?右眼上有道疤痕。

罗平眼珠一转,垂头丧气的更厉害了,唉声连天。

那人看看罗平问道:“兄台,看你哀怨连天,莫非有什么办不成的事?”

罗平看看那人又看看那口宝刀说:“看哥哥也是同道中人,我也不隐瞒了。兄弟正有一单买卖犯愁呢!”

话说罗平就把这趟镖说的多么多么难搞,把那人听的一愣一愣的。可是那人听完反倒是笑了。

其实罗平一看那口宝刀便知道,此人名头来的大,号称北霸刀黄岩,北八刀名头非虚,这也是说明他是在北方刀客之中刀法最为犀利的。不过此人罗平是早有耳闻。此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为人十分邪恶,只要是有利可图,这人无恶不作。

要知道北霸刀黄岩最出名的要说是杀了自己的师傅,而右眼上的那道疤就是与他师傅恶战时留下的,当年如若不是他师傅手下留情,他怎会杀害他的师傅。

可是罗平一合计,这事肯定有蹊跷,暂且眼前的人不能得罪,而阴司那托付我的事我也得照办。

黄岩拍拍罗平的肩膀说:“原来是罗总镖头,失敬失敬!”

“北霸刀!我才是失敬,同样使刀,我的名头还不如您的十分之一。”

“你也知道我北霸刀的名头,我这口刀看似你也认得,不如这样吧,既然兄弟你有难处,我也肯为兄弟走这一遭。”

“那该叫兄弟如何谢谢才是啊!"

“哎!君子之交淡如水,这趟我也不能白走一遭,要知道我的名头收费也是不便宜的。”

“一千两!”罗平立刻说道。

还没等黄岩反应过来。

“两千两,请为兄帮我走这一遭。”

上一篇:山里的水鬼

下一篇:农夫与鬼

猜你喜欢

  • 童眼之怪物
  • 伯爵与马西诺的故事
  • 剪报做啥用
  • 亲人葬于何处
  • 2016大学生创业报告:近三成大学生有
  • 她忘记了
  • LOL齐天大圣孙悟空英雄剖析 LOL猴
  • 快乐的春节作文300字左右
  • 《功夫瑜伽》曝“迪拜版”预告 成
  • 男友只恋爱不结婚还玩劈腿(图文)